IT专家网 > 新闻> 正文

国产操作系统困局如何破 ?

2014-09-25 17:07:00 IT专家网

  曾经多次在相关活动中,瞻仰过他的风采,几近耄耋之年,还在用微弱而坚定的声音力挺国产软件,他瘦骨嶙峋的背影似乎显示出,这项事业的不可承受之重……

  【倪光南的底牌】

  如前辈科技工作者一样,倪光南院士不气馁不妥协,正气凛然,而且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执着信念。常听到一些年轻人对倪院士力推国产软件有诸多的不解,我个人也曾担心先生满腔热情且不遗余力游说会被利用,进而晚节不保。毕竟先生是凡人,都会犯错。

  去年,26位院士上书终于得到“上层”的批复,形势得以逆转,手捧批复的倪先生,终于得以推动中国移动终端操作系统联盟的筹备。原本一片死寂的国产操作系统行业转瞬间人声鼎沸,十几家企业蜂拥而至,各个不差钱,各个有实力,一场闹剧正在上演。热闹归热闹,倪先生的联盟至今未能正式成立,虽然手捧批复,但倪先生并不是“钦差大臣”。

  倪院士于日前突然宣布近期国产操作系统即将发布,这一重磅消息在国内外引起高度关注,先生要亮牌了,他手里有什么底牌?

  中国电子的中标和科学院的方德似乎不是先生所指,五甲、深度等似乎又不足以成为底牌,只有神秘的国防科大和中国电科可以承担起先生的托付。

  国防科大的麒麟很低调,FreeBSD抄袭风波早已平息,目前主推的优麒麟是某知名国际发行版的汉化版,沿袭了免费的社区模式。中国电科最近很高调,曝光率很高,发布会只请倪院士到会似乎想暗示什么。

  先生立足桌面,提倡XP的商业替代。从这一点看,似乎中国电科是先生的唯一底牌。

  可是,中国电科的操作系统发展思路似乎和倪先生设想的XP实施路径还有些偏差。

  【中国需要怎样的操作系统】

  爱德华·斯诺登告诉我们,从2007年开始NSA已经通过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PalTalk、YouTube、Skype、AOL、苹果等公司对主要竞争对手和盟国进行信息搜集和监听。坊间传闻,2009年工商总局的全部数据在进国务院前,已经进了白宫。中国目前数十亿的各种计算机、终端设备完全在他国的监控之下,没有自主核心技术的中国网络空间安全根本就无从谈起。据悉,“上层”的批复中着重强调操作系统要“着眼于国家安全和长远发展”,“为信息安全和国家安全提供有力保障”。

  中国需要怎样的操作系统?中国需要安全可靠的操作系统。这是核心需求,最高优先级的需求。从产业安全和产业利益着眼,中国需要能服务于产业的操作系统。一款操作系统对于支撑它的整体硬件平台至关重要,对于其承载的各种应用系统其重要程度同样不言而喻。简单讲,操作系统是贯穿信息产业软硬件平台的枢纽,是构建国家信息科技产业的技术制高点,拥有国产自主的操作系统则满盘皆活,否则整个信息产业将是一片散沙,很容易从技术和资本上进行分化瓦解,甚至各个击破。

  当然,最终用户对操作系统的需求更加直观,既要经济实惠,又要简单易用。在此大家早有共识,不再赘述。

  既然三层需求不尽相同,如何才能开发出这样一种操作系统呢?

  为什么是一种,不是两种或多种,但是最终必定是一种。

  【国家意识!企业思维?】

  我们有数十亿的终端计算设备,有十亿的用户,这样大的市场空间……

  对于操作系统而言,VC/PE去哪了?企业家去哪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一直在忙着让自己的企业或投资升值,赚钱。做操作系统并不能赚钱,因为我们忽略了市场的真实性。曾经有企业算过一笔账,以政府采购为例,即使全部市场份额都被一家企业占了,一年的收入也就几个亿,而前期投入和持续投入要远超过这个数字,而且市场风险、法律风险巨大。以卖拷贝甚至订阅服务的传统操作系统的商业模式正在消亡,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云计算、大数据的时代,操作系统的单独形态还能维持多久,这些不确定问题上一直广有争论。基于上述原因,我们看到了我们可以拥有阿里、腾讯、百度,可以拥有华为、中兴、联想,但这些坐拥上亿资产的企业和企业家选择自己维护自己的操作系统,而不去开发通用操作系统。企业家的选择就是市场的选择,这就是企业思维。

  屁股决定脑袋,没有顶戴花翎的企业家很难有国家意识。那么,国家信息安全从何谈起,国产操作系统谁来研发呢?按照企业的思维,市场的选择,简单的说,谁有需求谁付费,谁是用户谁买单。

  事实就是这样。国家安全、国家利益不可能由小私营业主组建几十人的小团队来维护。于是乎,中国电科、中国电子这些国企、央企的大佬,你们责无旁贷。关于科学院和高校,能培养一些人才服务于产业,能建立个像样的技术社区就不错了。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不是你们不行,是你们的现有机制很难行,除非你们放弃事业编制。没有这样的决心很难有所作为,为企业服务才是这些科研单位的正确定位。

  现阶段,政府作为最迫切的用户和最直接的受益者,就应该站出来买单。就像搞两弹一星一样,整合国内分散的资源,斥巨资进行重点攻关,制定“作战计划”。如果我们寄希望未来中国的网络信息安全能有一个可靠的操作系统可以依赖,就不要再羞羞答答的通过什么重大科技计划、科研课题来隔靴搔痒,既浪费了资源,又耽误了时机。

  事实上很多业内人士都知道,国产操作系统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既不是人的问题,也不是钱的问题,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市场问题,其最大的症结在于各自为政,孤芳自赏的部门所有制问题。而这个问题非常有望在当下得以突破,甚至部分解决。

  现在我们正处于20年来最好的历史时期。希望如倪先生者抓住机遇,为国产操作系统日后的大发展营造一个健康而宽松的生态环境。

  【转变思维,脚踏实地】

  日前,倪院士大力支持的中国电科发布了所谓“国产操作系统”。从流出的截图看,除软件中心有些新意外,其他功能平平,未见得有多高明。这样的产品不知是否有负倪先生的重托?也许在国产操作系统发展中,这些央企还需要时间真正找到位置,找准感觉,然后奋力一击。

  经常有人将研发国产操作系统比喻成两弹一星、青藏铁路、南水北调或三峡工程。其喻义是,中国人能将很多世界壮举完成,我们不畏艰难,我们人定胜天。但事实上,这种比喻是不恰当的。我不否认,中国电科也好,中国航天也好,像许多大国企、央企一样,他们拥有着国内最好的技术人员积累,具备丰富的技术开发经验。然而,这些技术人员和他们的经验是从无数的相对独立的工程项目上凝结出来的。一句话,做工程项目可以,技术攻关也没问题。但就操作系统而言,它不是一个工程,也不是一款软件产品,而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生态系统。对于生态系统的营造和竞争,一直是我们的弱项,这一点必须承认。

  中国电科同时对外宣布,已在许多涉军项目中部署普华操作系统,这一举措着实重要。所谓国产,就必须要应用在核心部门和核心领域,作为十大军工集团之一,中国电科有能力,也有义务在军方部署国产操作系统。然而,就目前而言,这依旧是工程,是项目。项目离开它的特定环境背景就失去了价值。

  而倪院士一再强调的是XP替代问题。XP虽饱受争议,但它毕竟曾是史上最经久不衰的桌面操作系统,是面向大众的通用的操作系统。简而言之,倪院士之所需(产品级桌面)和电科之所长(项目工程经验)并不匹配。目前,武汉深度正在积极开发桌面版系统,但先生又怎能将国家如此重任交付给他们。

  或许我们可以将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定义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满足国家安全需求;第二阶段满足信息技术产业需求;第三阶段满足最终用户需求。在这个过程中,业界的大企业或VC/PE或将在第二个阶段顺势而上,建立自身企业集团的技术体系竞争战略,并进入第三阶段不断完善产品和应用向终端用户推送,届时能与Google的Android和Apple的iOS比肩的第四大操作系统应运而生。在这之前,国家有必要先行一步投入,这一步不迈出,那些企业家永远在观望。

  所谓企业思维就是,“谁有需求谁付费,谁是用户谁买单。”

  今天,国产操作系统正处在历史最佳发展时期。手持批复的倪院士依然面临着制约国产操作系统发展的诸多顽疾。雍容华贵的央企需要尽快适应新身份,转变思维,调整节奏,以更加开放的合作心态去整合资源,为我所用,形成合力。

  希望有关政府部门负起责任。

  希望业界同仁去掉浮夸,脚踏实地。

  希望倪光南院士,不再是一个人战斗。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